濟南天博国际農業科技有限公司
聯係人:  張經理

手機: 13969185690

地址:濟南市高新區留學人員創業園南100米

產品展示

當前位置:首頁>>蟾蜍養殖

小小蟾衣也能發大財

小小蟾衣也能發大財

發布時間:2016/06/15
產品簡介:小小蟾衣也能發大財

小小蟾衣也能發大財

一個高考落榜青年,因偶然抓住了一個“跳”到他手裏的機會,跟癩蛤蟆結上了緣。從此,他“賴”上了癩蛤蟆,一腳踏進這個“偏門”,在22歲時不僅掙下了百萬財產、買了一幢別墅,還娶回一個剛畢業的漂亮女大學生。

癩蛤蟆,跳進家

1999年夏,江蘇鹽城18歲的青年李斌高考落榜了,他不得不回到家鄉港中村。看到其他同學興高采烈地上大學去,袁正洋暗自發誓:我一定要做出名堂來,不能讓你們小看我!

李斌從親友那兒借來幾萬元錢,先後投資了曬製菊花茶等好幾個項目,竟無一掙錢。就在他開始怨天尤人時,機會來了。

2001年4月的一個雷雨天,李斌閑來無事,在家中的客廳裏看電視。突然,一隻半個巴掌大孝身上長滿“膿包”的癩蛤蟆跳進了屋裏。

李斌從小就聽老人說過癩蛤蟀膿包”裏的東西很毒,他趕忙拿出一雙筷子,小心翼翼夾起癩蛤蟆,把它扔出老遠。剛從裏屋出來的父親看到後隨口說:“聽說這東西‘膿包’裏的毒還能治病,能賣錢呢。”父親的這句話讓袁正洋心裏閃了一個激靈,他快步走到大門邊,望著遠去的那隻癩蛤蟆,陷入了沉思。

不久,他意外地從藥材市場獲知,癩蛤蟆身上最值錢的是它蛻下的皮——也稱蟾衣。醫學發現,蟾衣是抗癌、護肝的特效良藥,對艾滋病也有很好的療效。醫藥市場上對蟾衣的需求量很大,小小一張蟾衣的價格可以賣到6元,一隻癩蛤蟆正常情況下在一年裏可脫衣多次。這才是真正的“偏門”、“冷門”啊!如果規模化養殖癩蛤蟆,那將是多麽大有可為的事!

為了弄清癩蛤蟆是否真的會自行脫衣,李斌捉來了50多隻癩蛤蟆,密切觀察了好幾天。終於在一天的淩晨1點,他親眼看見一隻癩蛤蟆在很短的時間內脫下了一張蟾衣。李斌飛快地把那張蟾衣搶在了手裏,把玩了很久,樂不可支。由此,他橫下一條心,誓要“賴”上這癩蛤蟆,要在蟾衣上大做文章。

“脫衣”真難

一不做二不休,李斌幹脆模擬癩蛤蟆生活的自然環境,在院子裏修建起幾十個1平方米見方的水泥池子。然後,他又一鼓作氣捉回了幾百隻癩蛤蟆,跟以前那50多隻一起養在了水泥池子裏。

2001年暑假裏的一天,高中同學周玉來看望李斌。李斌便把自己的想法和打算告訴了她。“沒想到你還蠻有頭腦和眼光的嘛。今後我可不可以來跟你學習啊?我是學醫的,就當讓我來參加社會實踐好了。”周玉對李斌刮目相看。於是,在這個假期裏,李家幾乎天天都可以見到周玉的身影。

由於癩蛤蟆一般在零點到淩晨6點之間脫衣,脫衣時間一般不超過一分鍾。所以為了收集蟾衣,李斌和周玉幾乎時刻都守候在癩蛤蟆旁邊。可是,讓他倆傻眼的是,這癩蛤蟆脫衣是邊脫邊吃,待那張“衣”一點點脫下時,癩蛤蟆也已把它一點點吃到了肚裏。這可如何是好?

一天晚上,一隻癩蛤蟆又在脫衣了。心急的周玉生怕蟾衣又被癩蛤蟆吃掉,一向厭惡害怕癩蛤蟆的她竟然跳進了水泥池裏,捉起那隻癩蛤螅蟾衣雖然搶下來了,但有些地方破了。袁正洋曾做過了解,知道破碎了的蟾衣根本沒有什麽價值,價格是十分低的。

“怎麽辦啊?”周玉望著李斌,一時間茫然了。

李斌沉穩地說:“現在關鍵問題有三個:一是怎樣讓癩蛤蟆隻脫不吃;二是怎樣讓蟾衣不破碎不殘缺;三是怎樣讓癩蛤蟆每年脫衣的次數多些,這樣每隻癩蛤蟆就能“創造”更大的價值。”

李斌和周玉又開始遍查資料,終於了解到有一種噴灑式的中藥可以隨時讓癩蛤蟆把蟾衣脫下來。可是,這樣取得的蟾衣因為有中藥藥物遺留在蟾衣上,藥材商和醫院一般都不收。而且,即便用中藥法脫蟾衣,也無法解決癩蛤蟆邊脫邊吃的問題。這也是直到現在,都還沒有人靠蟾衣發財的原因。

此後的日子裏,李斌和周玉把心思全放在了如何解決這三個問題上。功夫不負有心人,又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李斌發現了用日光調節法可以“阻止”癩蛤蟆吞食蟾衣。再後來,在周玉的參謀下,李斌又摸索著做出了一種采集袋,隻要癩蛤蟆脫下衣後,蟾衣就會迅速掉進采集袋中,癩蛤蟆就再也吃不到蟾衣了。

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試驗、改革,李斌終於完善了這種他稱之為采集袋日光調節快速生產蟾衣法的方法。這是李斌的一項發明。

與此同時,在癩蛤蟆的“穿針引線”下,李斌和周玉的心也慢慢地靠攏了。在這個假期快結束之前,他們確定了戀愛關係。

終成事業

開學後,周玉回淮海工學院上學了,李斌則把跟周玉在暑假裏脫製出的100多張蟾衣拿到了一家醫院。經測定,這些蟾衣的各項藥用指標都符合標準。這100多張蟾衣賣了1000多元錢,袁正洋興奮不已。

到2002年春,李斌又積攢下了2公斤蟾衣。他把這2公斤蟾衣送到上海一家外貿公司,一下子賣了4.8萬元。

李斌獨創的癩蛤蟆脫衣法,經過他的不斷改進,已越來越科學、完善,整衣率已達到了98%。除了冬眠期,李斌一般每個月可讓每隻癩蛤蟆脫1-2次衣。而自然界裏,每隻癩蛤蟆每年自然脫衣隻有2~3次。 至此,李斌完全相信,靠著自己發明的脫製蟾衣法,一定可以發家致富。他想擴大規模了。
李斌租了3畝田,開始為癩蛤蟆營造一個自然環境。他支搭起塑料布把田地全封閉好,一為癩蛤蟆遮陽,二為防止它們逃掉。然後又在田裏挖了無數道壟溝,以備將來定期灌水、噴水,確保田裏潮濕。考慮到從每年的10月到次年的3月是癩蛤蟆的冬眠期,他又在田裏用棍子戳成了上萬個大孝深度適宜的洞,以備癩蛤蟆將來冬眠之需,也供它們非冬眠白天入住休憩之用。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癩蛤蟆生活的地方弄好後,李斌又專門建成了幾個大池子,用來飼養、繁殖黃粉蟲、蚯蚓等癩蛤蟆喜歡吃的昆蟲。
一切準備就緒後,李斌便放出了“以每公斤2元錢的價格大量收購二兩重以上活的無損傷癩蛤蟆的風聲。之所以在外麵收購而不自己繁殖,是因為一隻癩蛤蟆從小養到二兩重需要一兩年的時間,從時間及投入上看都不劃算,何況當地癩蛤蟆很多,完全可以直接捕捉二兩以上的,而二兩重以上的癩蛤蟆脫下的蟾衣藥用價值最高。
由於李斌以前養癩蛤螈提製蟾衣都是在家裏進行的,外人都不知情。所以,周邊的村民都紛紛夜出用電筒照捕癩蛤螅.一時間,每到夜裏,田間地頭、房前屋後,到處都閃著手電筒的亮光,這在當地成了一道獨特的景觀。
很快,7000隻合格癩蛤蟆入住到了這3畝大“家”裏。 可是,一場災難突如其來。不久,當地連降大雨,旁邊的河水漲出,浸淹了李斌那3畝田。全部的癩蛤蟆都趁機跑掉了。所有心血頃刻間化為烏有,李斌痛心到了極點。
在周玉的電話鼓勵下,待洪水過後,李斌又重新建好了“三畝之家”。之後,他又一鼓作氣收購了1萬多隻二兩重以上的癩蛤蟆,然而又一個難題擺在了李斌麵前。他接連幾天發現有癩蛤蟆莫名其妙地死去,死亡數達到200多隻,那些死去的癩蛤蟆腿部都發紅、發腫。心急如焚的李斌趕緊打電話給周玉,讓她想辦法谘詢一下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第二天,周玉向專業人士了解到,那些癩蛤蟆得的是一種傳播性強、死亡率高的紅腿病,得病的主要原因是在捕捉、運送過程中碰傷而感染。這病重要的是預防,應避免讓其它癩蛤蟆的皮膚再被碰傷、感染,所以要把患病的癩蛤蟆都抓出來,單獨養在一個地方,用漂白粉溶液或鹽水逐一給它們消毒,直到病好。周玉還告訴李斌,癩蛤蟆還易得腸胃炎,主要由晝夜溫差大引起,讓袁正洋注意。此外她還提醒李斌防癩蛤蟆的天敵蛇和黃鼠狼。

在飼養癩蛤蟆的過程中,李斌還找到了一個喂食絕招。他把電線拉到田裏,在棚頂安吊好些電燈泡。入夜之後,他常打開頂棚,開亮這些電燈,這樣,四麵八方的螞蚱、蒼蠅、蚊子及各種飛蟲便會迎光飛聚到電燈下,癩蛤蟆們就可以紛紛跳起捕食這些昆蟲。有時,單用這個辦法,李斌就可以把癩蛤蟆們喂飽,既方便又能為他節省不少自己繁殖的活飼料。

李斌這個有心人靠著自己獨到的眼光、獨創的癩蛤蟆脫衣法,把事業越做越大。到2003年周玉大學畢業之前,李斌已靠賣蟾衣收入了100多萬元。此外,他還在鹽城市買下了一幢別墅。2003年7月,周玉大學畢業了。7月22日,周玉跟李斌領取了結婚證,並在當日置辦了結婚酒宴。

而今,李斌和周玉夫妻同心,決心讓事業更上一層樓。他們注冊辦起了一個蟾衣開發基地。到2004年7月,他們已把癩蛤蟆的養殖基地擴大到了四畝。

其實,生活中不乏各種各樣來到自己麵前的機會、機遇,但可惜的是天博国际都不善於捕捉,白白讓它從身邊“跳”過去。袁正洋的故事值得天博国际好好去體味、領會。

采蟾衣奔出致富路

別人眼中或許一文不值的蟾蜍,殘疾人周潔忠卻把它當作搖錢樹。他專門采集蟾蜍身上的蟾衣作藥材,走上了一條與眾不同的致富路。

據介紹,蟾衣是一種珍貴的中藥材,收購價每公斤達8000元左右,目前在藥材市場上非常暢銷。兩年前,患小兒麻痹症致右腿殘疾的周潔忠,從報紙上獲得了蟾衣的重要藥用價

值後,邊到河南等地取經學習,邊搜集大量資料嚐試采集蟾衣。由於缺乏人工繁殖的條件,今年,周潔忠在辦理有關手續後,開始以零星收購、集中飼養的方式,自行采集蟾衣,然後把采完蟾衣的蟾蜍放歸大自然。

周潔忠把收購來的蟾蜍放養在自己房前屋後的承包地裏,每次采集前先挑選成熟蟾蜍集中在筐內飼養。每天仔細觀察,發現有脫衣的及時采集。筆者日前在周潔忠處親眼目睹了他采集蟾衣的全過程。采蟾衣時,周潔忠手持一盞充電燈時刻觀察著蟾蜍動靜。當蟾蜍脫衣時,必會做出躬身蹬腿等一係列動作,每當蟾蜍作出這些動作時,周潔忠立即手腳麻利地把它放進旁邊盛水的塑料盆內,不一會,水麵就漂浮起了一張薄如蟬翼的灰黑色蟾衣。周潔忠說,蟾蜍脫衣時必須立即將它放入水中,不然,蟾衣就會被蟾蜍自己吞掉。

周潔忠說,采集蟾衣是一件辛苦事。一般從蟾蜍有脫衣征兆開始,就得日夜守候了,27℃左右的氣溫最適合蟾蜍脫衣,在蟾蜍脫衣時,如果守護不當,蟾蜍就會把蟾衣吞進肚子,“你看,蟾蜍又要吞蟾衣了。”由於忙著介紹,等周潔忠抓起其中一隻脫衣蟾蜍想放入盆時已遲了一步,大半張蟾衣已被吞掉。“一張完整的蟾衣就是5元錢啊!”周潔忠連稱可惜。

今年初以來,周潔忠采集的蟾衣銷售收入已達2萬餘元。他向筆者透露,一個月後,他將前往江西參加在那裏舉辦的大型藥材交易會,屆時,他將把蟾衣產品推銷給各地藥材商。


Copyright by 2016濟南天博国际農業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13969185690 (微信同號)張經理  QQ:879761163
地址:濟南市高新區留學人員創業園南100米